豫FC1668是谁的卡车(李永祥个人资料简介)

豫FC1668卡车在离决口一米多远时,李永祥从驾驶室一跃而下,趴向地面时,脚离轮胎不过30厘米。他目送着自己“最心爱的车”一点一点陷入决堤口,又一点一点消失在洪水中,

豫FC1668是谁的卡车,李永祥个人资料简介,恰卡网带你了解更多相关信息。

豫FC1668卡车在离决口一米多远时,李永祥从驾驶室一跃而下,趴向地面时,脚离轮胎不过30厘米。他目送着自己“最心爱的车”一点一点陷入决堤口,又一点一点消失在洪水中,最后连车尾灯也看不见了。

李永祥的新车刚开了三个月多一点,车身还是锃亮的,他就亲手把它开进了河里,为了填堵决堤口。

7月22日晚,河南省鹤壁市浚县新镇镇彭村一处卫河河堤决口,洪水涌向了左岸村庄。

当晚10点,距离彭村直线距离约32公里的屯子镇红岩运输抢险队的十几辆卡车紧急出发,支援抢险。李永祥和车队其他司机一起,将40吨的石料装上车,准备倒入河中。

石块没有阻挡住湍急的水流,投车成了迫不得已的选择。

司机李永祥驾驶着他的豫FC1668卡车,驶向决口。他提前把车门、车窗全部打开,用一个沙袋抵压住油门,左脚放在进入驾驶室的台阶上,身体左倾,双手把着方向盘,再慢慢把车的挡位提到三挡,发动机转速达到了2000转以上,时速大约每小时20公里。豫FC1668卡车在离决口一米多远时,李永祥从驾驶室一跃而下,趴向地面时,脚离轮胎不过30厘米。

他目送着自己“最心爱的车”一点一点陷入决堤口,又一点一点消失在洪水中,最后连车尾灯也看不见了。

7月24日晚上11点,忆及沉车堵决口,李永祥哽咽着说,那一刻就像天塌下来一样,眼泪止不住地流,“这是我买的第一辆属于自己的车,它是我最心爱的车。”

以下是他的自述。

“看着车被河水吞没,像天塌下来一样”

我们是志愿去抗洪抢险的,22日那天,公司所有司机24小时待命,哪里有事就去哪里。我提前一天给车加了1000多块钱的油,随时做好准备。

22日晚上10点多,我接到队长电话,说新镇镇情况比较急,必须调10辆车去拉石头堵决口。我们先开车去了离新镇镇比较近的地方拉石料,晚上12点多装完,石料大小跟家里吃饭的桌子差不多。车装完石头后自重40吨,加上车皮一共五六十吨,车斗长6.2米,加上车头一共8米长,车总共2米多宽。

23日凌晨1点,我们到了决口处,当时场面很可怕,天非常黑,下着大雨,周围全是雨声,决口处水流特别急,我30多岁第一次见这么大的水。那时候就想,要是能堵住决口,心里也是高兴的。

我们在车上坐着等待卸车时,队长用对讲机把我们叫了过来,说前车卸下的石头都被冲走了,水流比较急,决口一直堵不上,领导说,不行的话就投车吧。我说,我们都是靠着车吃饭的,新买的车。领导说不会让我们流血又流泪,会照价赔偿的。听他这么说,我心里踏实了一点,我相信政府。

投车的时候大概是23日凌晨4点多,前面两辆车被推土机推进去后,口子还是堵不住,对讲机里又喊“再来四台吧”。

当时水流太急,路太窄,只能容纳一台像我这样的装载车通过,如果用推土机推,只能一辆车推下去,另一辆车再开进去,时间来不及,而且车入决口的惯性也不够。我便想着开车直接冲进去,尽量让车冲到决口的中间位置。

我们不会游泳,害怕跳车时掉进水里,以防万一就都下车让武警帮我们穿救生衣,穿好后,大家也没有说什么,陆续回到了自己的驾驶室里。

我把车门、车窗全部提前开好,从旁边抓起一个沙袋放在油门上抵住,慢慢把车的挡位提到三挡,转速达到了2000转以上,右脚踩在沙袋上,把油门踩到底,左脚放在进入驾驶室的台阶上,身体左倾,双手把着方向盘。

车速很快,离决口一米多时,我从车上蹦了下来,再晚点就跟着车掉进水里了。跳下来后,我趴在原地不敢动,因为那天下雨路滑,我害怕自己翻到车轱辘底下就没命了,当时我的脚离车轮只有30厘米。

车一瞬间冲进决口,我爬起来后蒙了一会儿,看着我的车后尾灯还一直亮着,直到慢慢地被水完全吞没,像天塌下来一样。过了几分钟,我回过神来,开始掉眼泪。

那天,一共有七八辆车投了进去。投车后,我们还留在现场帮忙救援和指挥剩余的车辆卸石头,忙起来也顾不上难受了。

23日上午10点左右,我们从决口撤出来时,路边的人都为我们竖大拇指。我笑了一下,但其实是装的。看到别人能开着自己的车,车灯还亮着,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豫FC1668是谁的卡车(李永祥个人资料简介)

我的车牌号是豫FC1668。

“如果当时稍微多考虑一点家里,媳妇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怨我吧?”

车没了,车上的东西也没了。投车时,我只拿了行车证,充电器、变压器、铺盖、衣服还都在车上。

回去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告诉媳妇这件事。到家后,她已经做好了饭,看见我说:“你回来了?”我说回来了,她说:“今天拉了几趟,怎么去这么久才回来?”我没回答,大概有两分钟的时间,我嚼了几口饭,但都吃不到肚里,眼泪啪嗒啪嗒地掉。她问我:“怎么了,是不是出事了?”我说,咱家车开到河里了。

媳妇听完和我闹脾气,她说,“这是咱家的命根子,你开进去了以后咱们怎么生活?”我跟她解释说,当时的情况比较急,又下着雨,决口越冲越大,心里也没怎么想,领导说要不咱们把车都开进去,我就听了领导的,领导也会照价赔偿咱们的。

她说“咱等了两三个月,费那么大劲才买了这一台车,你说投就投了?你跑车那么累,好不容易买到心爱的车,以后干啥去?孩子要上学,老爸要吃药,咱大爷也70多岁了,生病了跟着咱们,你怎么办?”

我能理解她,当时车下牌照、跑手续的时候,她都跟着我,那天她没怎么吃饭,心里也不好受。现在想想,如果当时我稍微多考虑一点家里,给媳妇打个电话,可能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怨我吧?

“这是第一辆属于自己的车”

我1986年出生,今年35周岁。我们一家6口人,我父亲、爱人和两个儿子,母亲刚去世,我大伯生病了也跟着我过。父亲去年做了手术,家里经济很紧张,全靠我干运输养家。

我也不会干别的,就会开车,从2008年开始给别人干运输,那时候没钱,都是和别人合伙买车,没有属于自己的车。今年和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,分期贷款20多万,一共花了近50万买了这辆车。

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,它是我最心爱的车,全部家当都指望它,一下子投进去了,谁不心疼。

这辆车是德龙3000MS新款,今年新上市的。我3月份预订,4月初才能提。提车的前一天,我兴奋地一晚上睡不着,第二天早早到了车店。还记得那天开着车回家,一路上美滋滋的,特别爽。

我心里惦记这个车惦记了好久。买回来后赶紧去上牌照,还花钱安装了自动棚。等牌照手续下来,还要办营运证,有营运证才能上路跑。4月底,营运证办下来了,我很兴奋,终于可以跑车了。

有这个车就像娶了媳妇似的,天天宝贝着。最开始是去拉土,拉完土,就放水用拖布和毛巾擦一下,车哪块脏了,就用手指头一点一点地擦。还买皮垫子,把车内保护起来。

开大货车比较累,白天夜里加起来开十几个小时,经常回不了家吃住都在车上,车里铺盖、衣服都有,泡个面,就着馒头、菜就是一顿饭,有时候饭都不舍得吃。像我这个年龄,已经有老毛病了,饿得狠了,身上就会发软,胃也不好。挣得也不多,现在一个月也就七八千块钱的工资。

每次拉完活,我都会在车上多坐一会儿。工作前,我也经常用毛巾把车里的东西都擦一遍,打理打理。公司里面有水,我们几个人还买了拖把、洗衣液,因为大部分都是新车,想把车给擦干净,擦亮一些,我们都特别爱自己的车。

有时候我们司机在一起也开玩笑:“今晚又睡德龙宾馆。” 但这些都随着车投河消失了,现在这个车型已经买不到了。前天我看到别人开了跟我同款的车,人家开着,可我的没了。

“再有一次,还会投车”

当时去救灾的时候,我家里也进水了,但我没顾上,在公司接到任务毫不犹豫地就走了。家里有的地方水位已经到膝盖了,要是上游泄洪,我们村庄就淹了,要是不泄洪,还能保住。现在乡亲都转移去村里、乡里的安置点了,我也没回村里去帮忙,这两天太累了。

昨天我在外面小餐馆吃饭,有个女士过来问我:“你是不是新镇镇救援那个小伙子?”我说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她说,刷视频看到了你,她还给我竖大拇指呢。

视频平台上有很多河南洪水的消息,我看着看着就落泪了,那些被洪水冲走的人很惨,我看着心酸。网上也有人评论我们是新乡、浚县的大英雄,看到这些,我心里那道坎也算是慢慢走过来了。怎么说呢,把车投进去确实挺可惜,但是没办法,都是为了咱们父老乡亲,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个决口堵住。

那天回来后,大家都为我们骄傲。这也是舍小家护大家。车不行可以再买,我还有双手能再挣。但是如果这里都被淹了,损失会更多,不只我们这几台车,甚至上千倍的,没法估量。再有一次,我还会投车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20330486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hjjp.com/n/4198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