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尝君是哪国人,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

孟尝君是哪国人(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)随着越来越多的“公知”、“恨国党”出现在热搜,我们报以的,只是冷嘲热讽的谩骂。背叛祖国的人,或许只是为了恰饭,出卖了自己卑微的灵魂,是被世界抛弃的人。历史上却有这样一位典型的恨国党,身边不乏追随者,甚至一度是到哪里都能够吃得开的人。孟尝君田文,或许是一个有治国干才的杰出人士,他以养士闻名,门下门客三千,都是可以为他付出性命,生死相托之人。田文带着自己的门客们纵横

孟尝君是哪国人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

随着越来越多的“公知”、“恨国党”出现在热搜,我们报以的,只是冷嘲热讽的谩骂。

背叛祖国的人,或许只是为了恰饭,出卖了自己卑微的灵魂,是被世界抛弃的人。

历史上却有这样一位典型的恨国党,身边不乏追随者,甚至一度是到哪里都能够吃得开的人。

孟尝君田文,或许是一个有治国干才的杰出人士,他以养士闻名,门下门客三千,都是可以为他付出性命,生死相托之人。

田文带着自己的门客们纵横列国,在合纵连横的乱世,留下漂亮的一笔。但在当下的观念看来,他背叛了祖国,分裂了国家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恨国党。

对于田文的两面人生,青史是最公正的裁判。

孟尝君是哪国人,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

一、用智慧保命

田文所生活的战国时代,是被迷信统治的时代。

当时有“不举五月子”的传统,出生在五月的子女,被认为男害父,女害母,都无法活下来。  

所以田文出生后,他的父亲田婴就命他的母亲将他遗弃。而数年之后,还是见到了这个孩子。

田婴怒斥田文的母亲,田文便知道自己的性命难保,于是和父亲争辩起来。

田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能活,田婴解释说,五月初五所生之人,会长到大门那样高,对父母不利。

田文说:那就把大门加高一些,谁还会长到那么高呢?满脑子迷信思想的田婴,没想到这个小兔崽子竟敢跟自己杠。

既然人的命运受大门支配,那您还想什么呢?田婴大怒:小兔崽子,你懂什么?!这是天意。

田文赶紧顺坡下驴:那父亲就更不必担忧了,既然人的命运受天支配,您的命运如何会受孩儿的支配?

田婴对天命信为真理,不得不与田文达成共识,放过了他。此后,反倒着重培养这个机智的儿子。

田文长大成人之后,就成了齐国的孟尝君,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和封地。

我们虽然讨厌杠精,但田文这个杠精,是在生命受到胁迫时,不得不杠。

即使是抬杠,也要抬得有智慧。

孟尝君是哪国人,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

二、不听好人言,吃亏在眼前

战国纷乱,同时也是人才辈出,但凡有点才能的人,谋求的都是“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。”

田文有封地薛城,坐收租税,凡是投到他门下的人,都能养得起。

这世上绝无真正一无是处的庸才,人各有志,各有所长。即使是出身低微的人,或是罪犯,田文都不会拒绝。

当时最有效的营销,就是人凭一张嘴,孟尝君养士的美名也就传扬四方。

但齐国似乎并不是适合田文生存发展的地方,齐愍王田地并不重用他的这位堂房兄弟,田文始终是个富贵闲人。

西北方正在崛起的秦国,最缺的就是人才。秦昭襄王嬴稷,虽胸怀壮志,奈何被他的老母亲宣太后压得死死的。

田文收到了秦国送来的邀请函,再三斟酌,大老远的,谁知道是吉是凶。田文但凡有事,都要与知心腹的门客商议。

佩六国相印的苏秦,虽不是田文的门客,但他的亲弟弟苏代,在田文这里很吃得开。

秦国乃虎狼之邦,从无信义,您若前往,只怕会有灾厄。田文听从了苏代的劝说,婉言谢绝了秦国的邀约。使者只能悻悻地打道回府。

嬴稷的胃口反倒被吊了起来,认为要想请来大贤,必须拿出诚意,于是又打发使者,带着车马和黄金等贵重礼品,再次去请。

田文虽然不缺钱,看到满箱子的黄金,也难免花了眼,秦王有如此诚心,不可辜负。于是也不听苏代的劝阻,召集了一班知心腹的门客,风风火火就上路了。

田文毫无主见的弱点就在这时暴露无遗,心智都被别人牵着走。

到了秦国,秦王嬴稷以国宾之礼相迎,授命田文为相国。田文受宠若惊,也献上了从齐国带来的厚礼,其中有一件狐白裘,就是用白色狐狸的皮毛制成的大衣,是不可多得的宝物。

嬴稷亲眼见到了田文的诚意,田文在秦国朝堂一炮打响,不免令秦国的地头蛇们犯红眼病。

田文还没来得及做出些政绩来,那起碎嘴小人就在嬴稷面前,像居委会大妈们一样说起了是非。

田文是齐王的本家兄弟,凡事必先替齐国打算,若是他对秦国不忠,岂不是开门揖盗?

嬴稷关心的终究还是自己的江山,就对田文实行了管制,不许他随便离开咸阳。

田文想起苏代的话,才知道自己过分信任了秦国。

孟尝君是哪国人,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

三、鸡鸣狗盗出函关

为了打通关节,得到出关的旨意,田文真是下了血本。

亮闪闪的金银珠宝摆到了秦王最宠爱的妃子燕姬的跟前,燕姬出身高贵,不屑一顾。

这些东西我有的是,想要我跟大王说话,总得给点好处,我只想要狐白裘。狐白裘并不是可以量产的,唯独的那件,在秦王宫库里挂着。

田文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这时候就是门客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。一个做过贼的门客,自告奋勇,当夜从狗洞潜入宫库,把狐白裘又偷了出来。

做贼为人所不齿,但这个门客的特技,关键时候帮了田文。人之一身,多多少少有些技能,技能用在何处,很是重要。

燕姬得到狐白裘,就跟嬴稷吹起了枕头风。这孟尝君,乃是大王费了千金请来的贤士,如今大王软禁了他,天下人怕是要说闲话的。

燕姬既然得宠,当然是很会审时度势,看嬴稷的眼色行事。所以燕姬把狐白裘从宫库里弄到自己的衣柜里,也是吃准了嬴稷一定会迁就她。

田文拿到了通行证,只怕嬴稷反悔,连夜逃出了咸阳城。到达函谷关时,已经是后半夜,天色未明,守关兵士听不到鸡叫,是不会开门的。

周扒皮半夜鸡叫,是让长工们超负荷工作,玩的是阶级斗争。田文的门客,则是急中生智。

学鸡叫虽是小伎俩,但关键时刻有用就行,于是乎远远近近的鸡都很知趣,一起跟着打起了鸣。没有闹钟的年代全靠鸡,但要调节鸡的不同生物钟,还得是靠人。

守关人的生物钟就这么被搞错乱了,开关让田文一行走了。

当然,嬴稷睡醒了,反悔也是真的,派了追兵来,也是徒劳无功,函谷关的守兵,可是要替人受过的。

王安石老先生读史至此,对鸡鸣狗盗嗤之以鼻,认为孟尝君养士不过如此。

士大夫阶层,在战国还没有出现,自然也谈不上共情。

而田文的门客,关键时刻能够挺身而出,发挥个人的作用,也是寸有所长,人尽其才了。

孟尝君是哪国人,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

四、好事坏事,都是门客的功劳

田文一路狂奔,如丧家之犬、漏网之鱼。过赵国时,同行平原君盛情接待了他。

赵国人听说孟尝君是大贤,都前来围观,一看田文的身高,都露出了轻蔑的姨母笑。原以为薛公是魁伟丈夫,没想到如此渺小。

田文最听不得人家对他身高歧视,没长到大门那样高,是他心里最无法承受的痛。

门客们看出了主人的愤怒,于是纷纷下车,把那些围观的吃瓜群众,杀得血流成河,随后扬长而去。

鲁迅先生所厌恶的国人陋俗之一——看热闹,往往都会有惨痛的下场。

回到齐国,齐湣王这才发觉了田文的价值,马上提拔田文做了相国。

田文自然记着门客们鸡鸣狗盗的救命之恩,一旦得势,马上在门客中选拔贤士,让他们能够在朝中发光发热。

这个时候,也有更多的门客投到田文的门下,田文把他们按能力分为三等,待遇自然也不一样。

那位凭一己之力杀入《战国策》的冯谖,也在此时投到了田文的门下,并一步步展现出才能。

薛城收租一事,田文不但收割了人才,更收割了民心。

像冯谖这样的门客,绝不是一个。有更多才能突出的人群策群力,就是一个充满了凝聚力的团队。

为相数十年,无纤介之祸,田文的日子过得好了,就想起在秦国所受的侮辱,心中自然怨恨,一心想要报复亲小人远贤臣的嬴稷,便打发手下善游说的门客,让他们去韩国、魏国联络。

结盟的目的,就是要攻打秦国,一雪在秦国受辱之仇。

田文的脑子是发热的,苏代却是清醒的。

我们针对楚国的军事行动,已经九年了,反倒让韩国和魏国得了便宜,南边楚国,西边秦国对他们都不是威胁,危险的反倒是我们了。韩、魏两国没把我们当回事,怕的是秦国。要想让优势转到我们这边来,就得给秦国抛橄榄枝了。

田文并非鼠目寸光之辈,于是让韩、魏两国对秦国示好,对于已经没落的周王室,一不提供兵员二不提供粮食。

如是,果然让楚怀王一到秦国,就当了肉票,齐国坐收渔利。

一个有智慧的老板,都是善于听从员工意见,广开言路的。员工对老板,则是以忠为本。

孟尝君是哪国人,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

五、搞不好领导的关系

日子过得太舒坦,就得给生活找点刺激。

田文跟他的老板齐湣王田地,原本就互相看不起,田地身边的一帮小人,就在大王面前逼逼赖赖,说尽了田文的不是。

田地刚准备搞田文的事情,没想到自己被同族的田甲给搞了事情,同室操戈,不幸做了田甲的俘虏。

田文对待君王的忠心还是有的,赶紧组织人马,很快平定了田甲之乱,救出了田地。

田地不但不感激田文,还一口咬定,这是田文自导自演的,为的是打消君王的疑虑。堂堂齐国大王,才不吃这一套。

老总和经理人的关系,若不能愉快地相处,后果自然不堪设想。

关键时候,还是门客们用生命给主人自证清白,他们在宫门前,一起把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。

田地虽然多疑,但对忠义精神还是怕的,这些人要是都抹了脖子,天下人都会说齐王暴虐,只好召回田文,表达了歉意。

田文已经被这位相煎何太急的老板,伤得够够的了。一心营救大王,不想好心当成驴肝肺,当真是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。

于是田文称病辞官,带着门客们离开了齐国都城临淄,到自己的封邑薛城暂住,再做打算。

齐国没了相国,一时乱了方寸,但对于田地来说,死了胡屠夫,难道还吃浑毛猪?现下有个秦国来的吕礼,就让他来接任相国。

吕礼原本就跟苏代不对付,如今高居相位,就得给苏代小鞋穿。苏代就跟田文建议:大王打算跟秦国一决雌雄,这对我们是大大的不利,如今是跟秦国联手的时候了。我可以把我大哥苏秦请来,大王一定会相信我们的。

苏代的谋略,来自对形式的准确判断。果不其然,秦国的国舅爷穰侯魏冉,发兵直攻齐国,目的不是攻城掠地,只是要齐王交出叛臣吕礼。田地也是脑子进水,命吕礼带兵迎战,吕礼可是知道大秦雄兵的水准的,脚底板抹油,三十六计最后一计才是上策。

田地无人可派,议和对他是上策。苏代把他大哥苏秦请来齐国,田地高兴得一蹦八尺高。

这时候的田文,躲在他的封地薛城,招兵买马,准备闹独立。田地一听说,正是想打瞌睡有人递枕头,办了田文,这下师出有名了。田文的得力门客冯谖早就在魏国给他凿好了窟,当然是撒丫子往魏国跑了。

魏国也正在用人之际,魏昭王一看孟尝君来了,赶紧把相国调任为上将军,田文第三次佩了相印,也算是牛逼了。

孟尝君是哪国人,历史上真实的孟尝君

六、风云人物,终成卖国贼

在魏国安下身来,田文仍不安分。

燕国的燕昭王正要成就霸业,四处寻求盟友,田文就和苏秦一拍即合,联合五国兵马,先对齐国开刀。

当时还没有君臣父子的条条框框,田文心里,只有属于个人的自尊,而没有爱国的基本情操。

五国联军,以赵国牛人乐毅为帅,不过半年,就攻下齐国七十余城。

齐湣王田地被打得如丧家之犬,四处逃窜,不得不向楚国求援。楚国派来一个叫淖齿的,一见面就要了田地的老命。

齐国眼看就要亡国,只剩下田单死守即墨,一守就是三年,联军渐渐失去耐心,各自为政。应了那句名言: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乐毅被小人进谗,不得不交出帅印,灰溜溜回了老家。

联军在内讧中瓦解,最终被田单设下的火牛阵,杀得溃不成军。齐国大臣们找回了太子田法章,齐国总算是保住了。

田文听说田地已死,终于出了一口恶气,可从此在魏国的日子,就不那么好过了。

魏昭王似乎是看不起卖国贼的,尤其是听说齐湣王被杀后,是齐国宗室里一个叫王孙贾的年仅十五岁的少年,召集齐国百姓,活捉了淖齿,这才为齐国续命。田文一个久经江湖的老油条,还不如这孩子。

田文在魏国混不下去,只能回到自己的薛城,这回是破罐子破摔,区区薛城一隅之地,也要宣布独立。无非是齐襄王忙于收拾残局,没空管这个逆臣罢了。

不过几年,田文一命归西,没来得及指定继承人,于是乎重演了先人齐桓公的悲剧,他的几个儿子,为了争夺几个巴掌大村子的地盘的统治权,窝里斗斗得不亦乐乎。

齐襄王趁机联合魏昭王,不到一天就拿下了薛国,将田文的子孙后代,杀了个鸡犬不留。

七、千秋功罪任评说

田文的一生,显赫而又卑微,除了留下养士的美名,没有什么值得称颂的作为。

并不是以自我为中心,却过于在乎自我感受,是田文人生最大的弱点。

田文心中有天下,却无故国,为了个人的尊严,不惜背叛祖国,没有祖国的三观,是最可怕不过的。

没有祖国,你什么都不是。就算有再多的人受你的恩惠,围在你的身边,也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。

失去故国的田文,在离开世界的那一刻,不知是否还有一丝愧疚。

特别声明(本站非电商站,不做网上交易):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,如有不妥之处,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20330486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hjjp.com/n/8438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