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青春文学作品(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)她肿胀得发白的脸耷拉下来,仿佛和肩膀连在一起,像老师摆在橱窗里的俄罗斯套娃。期刊栏目:笔生花授 奖 词散文抒写如何兼顾诗性抒情与精密叙事,个体经验如何在独特性和普遍性中找到平衡,《胭脂水仙》提供了很好的示范。水仙花球成为年轻写作者为经验书写安置的隐喻层面的道具。因爱之名的无知养料所催生的血色水仙,成为一代女性胭脂泪染的命运写照。作 者 简 介孟子诠,1999年出生

青春文学作品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她肿胀得发白的脸耷拉下来,

仿佛和肩膀连在一起,

像老师摆在橱窗里的俄罗斯套娃。

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期刊栏目:笔生花

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授 奖 词

散文抒写如何兼顾诗性抒情与精密叙事,个体经验如何在独特性和普遍性中找到平衡,《胭脂水仙》提供了很好的示范。水仙花球成为年轻写作者为经验书写安置的隐喻层面的道具。因爱之名的无知养料所催生的血色水仙,成为一代女性胭脂泪染的命运写照。

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作 者 简 介

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孟子诠,1999年出生,湖南怀化人,侗族幺妹。现就读于赣南师范大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。校文学社刊《南荷文学》主编。有作品发表于《文化快报》《未来作家》等报刊。

胭脂水仙

孟子诠

我家住在河口镇的北边。清早鸡还未叫,街口的集市便吵嚷着醒过来。担菜大爷、叫卖的妇人、斤斤计较的贩子、扫地工人、跑夜工的摩的司机……他们在白茫茫的晨雾里活动,像坝上踊跃着的江水,等待放闸那一刻抢先奔腾而去。鸡叫三遍,隔壁中学食堂的烟囱里飘出白烟,混着辣椒油和韭菜鸡蛋的香气,挤进了筒子楼开裂的玻璃窗里。我被烟锅气呛醒,半眯着眼看着乱糟糟的席梦思床垫。我迷迷糊糊正欲睡去,奶奶把客厅的帘子一拉,朝着我大喊:“幺妹,起床了,市场上的好鸡婆都给人逮走了。”奶奶的嗓门很大,屋里屋外都有她的影子。自打我中元节生病以来,都是母亲领着我去集市上买菜。今日不同,母亲正在帘子另一边收拾行李,我们要出远门了。

秋老虎还未过去,菜贩们都把新鲜水灵的蔬菜铺在青石板上,放声吆喝的间隙嬉笑着拉家常。奶奶牵着我从巷头逛到巷尾,时不时停下,从商贩的竹笼里拎起母鸡的翅膀,一双手在鸡身上摸摸捏捏。

“曹阿婆,稀客稀客。上城里来看媳妇啊你?”戴头巾的妇女认出了奶奶。她在鸡笼边支起一口油锅,铁架子上摆满了冒着油泡的红薯粑和洋芋粑。

“秀珍媳妇,有日头没看你了,生意还好?”奶奶翻来覆去地看着那只鸡,鸡慌张地扇着翅膀,黄色的绒毛落了满地,落进了秀珍媳妇的油锅里。

“这抱鸡婆肚子里全是蛋,给你媳妇吃了,又给你们家下个蛋。”秀珍媳妇说这句话时没有看奶奶,反倒朝着我咧开嘴笑。

“不敢说,不敢说。我小子单位现在抓得紧,这事可不敢乱说的。”奶奶摇着头,把买好的母鸡塞进蛇皮袋里。

“幺妹,吃个粑,请你吃。”秀珍媳妇装了一个红薯粑到塑料袋里,伸手递给我。我握着奶奶的手,怯生生地抬头看她。

“还不快谢谢,多少钱,我给你。”奶奶松开我的手,掏出罩衫里的布兜翻找着。

“五角钱的事,不要不要。难得遇见你来赶集。”

我小声说了一句谢谢,接过微烫的红薯粑。

“那敢情好,下次接你到我屋头来喝酒。”奶奶笑眯眯地把布兜收回罩衫里。

“提前恭喜了,等着喝你老王家的满月酒呦。”秀珍媳妇捂着嘴压低了声音,笑声从她的指缝里漏出来。

奶奶也笑了起来,咯咯咯地响,和笼子里的老母鸡一样。

“是弟弟,妈妈要生弟弟了。”我望向奶奶。奶奶笑得更大声,摸摸我的头,从裤兜里掏出一块钱的硬币递给秀珍媳妇:“再要一个粑。”

两个粑吃得我满嘴流油,吃完一个,还有一个吃不下。我装好放进口袋里,准备带去车上吃。

黄澄澄冒着油花儿的鸡汤我喝了两碗,肚皮撑得鼓起来,像充着气的皮球,和母亲一样。奶奶把我放进箱子里的芭比娃娃扔了出来,塞了一包中药进去。“这药你一定记得喝,组长老婆就是喝了这个,生了那崽子又白又胖。还有十块钱你拿去用,别为了省钱坐拖拉机,把我孙子颠坏可不得了。”两只大皮箱塞得满满当当,竖着挤在客厅里。

“乡下有黑猫警长看吗?有大大泡泡糖卖吗?有啪啪圈吗?有新的芭比娃娃吗?”我把奶奶丢在客厅里的娃娃捡起来,给它穿上高跟鞋。

“你是去陪妈妈接小弟弟的,不是去玩的。”妈妈给我系好鞋带,站在门口等着我。

“那肯定有外婆家的大黄,大黄也有小宝宝,妈妈抱一只给我玩好不好?”我抱着娃娃走出去,还没走到门口,奶奶就先挤进来。“没有大黄,班车要发车了,快点快点。”奶奶抢过我手里的娃娃扔在地上,推搡着我往外走。我一听要去的地方什么都没有,伤心地悲号起来,手费力地扒着门不肯走。可我的力气太小了,坚持不了多久就被奶奶抱着下了楼。我哭得打起嗝,鼻涕眼泪全揩在奶奶的衣领上,过路人都侧目看我。母亲拉低了她的太阳帽,在路边摊子上给我买了一颗水仙和一打娃哈哈。“别哭了,水仙开花了幺妹就回家。”母亲抚摸着我的后背说。我抱着那葱头似的水仙,眼泪滴在叶上。

小三轮颠颠儿地载着我和母亲往林子里钻。林子里没有路灯,黑咕隆咚的,像少了三棱镜的万花筒。我使劲眨巴着眼睛,却什么也看不真切。三轮停在田坎边,等在那里的妇人帮母亲抬箱子。她隐在夜色里,每说一句话,喉咙里就发出“喝喝”声,仿佛一口痰没吐干净,积在嗓子眼里。她把两口大皮箱搬进院里,便回侧房了。我是后来才知道那是一间侧房,我只以为,她从黑暗里来,又回黑暗去里了。

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新住所是荒凉的。一进院门,靠着竹林的是两间破屋子,一间主屋,带着小小的厨房和厕所。还有一间侧房,立着像外婆家的大谷仓一样的门板,里边住了那位黑姥姥。我从未进过她的房间,自然也不晓得她去哪里做饭上厕所。我只好奇这林子里的世界,和镇上的大不一样,和奶奶家、外婆家的也不相似。林子里长的多半是竹子,松软的红土地上铺满了枯黄的竹叶,一层盖一层,叶子沤烂在泥巴里,爬虫们在上面做窝。我吃了早饭就往林子里跑,看樟树上的黑蚂蚁打架,捡落在灌木里的松果,站在田崂上唱歌。待太阳晒得眼皮发烧,便回院子里替母亲看着药。母亲每天都要喝药。我坐在板凳上给药罐扇着风,看小火慢慢舔舐着小陶罐的肚子。等那黑陶盖龇牙咧嘴地跳起来,吐出细密的白泡泡,我就冲着堂屋里喊:“妈,药叫了,药叫了。”母亲喝完药,将药渣弃在猪槽子里。我看着那黑漆漆的药渣,突然想起了我的水仙。奶奶说喝了这药好,那我的水仙喝了这药,就可以早点开花。打那之后,我就接下了倒药渣的活儿,把陶罐里剩下的药汁儿倒进装水仙的瓶子里。

山里渐渐变凉了,刚吃过晚饭,竹林就暗了下去,母鸡也早早地进了笼子。我窝在床上和母亲打扑克牌,她的手肿了起来,一只手握不了几张牌,老是掉。我抽她手里一张牌,哗啦一下,一双手里的牌全散了。我笑得拍响了床板,晃着身子摇来摇去,母亲被我撞了一下,也不恼,收拾完散落在地下的牌,关掉吊灯,说了一句,早点睡,明天外婆要来。

外婆拿了五十个鸡蛋来,密密麻麻铺满了食品柜。母亲把外婆带来的另一个胶桶打开,里面装着一只活甲鱼。

“你怎么不坐个三轮上来,下了客车离这儿还有四五里路。”母亲拿来毛巾给外婆洗脸,这大冷天的,外婆鬓间的头发都给汗浸湿了。

“嘿,那三轮收得贵,这一截路要我三块钱。我可不干,找了根木棍,挑着桶就来了。”外婆边擦汗边说。

“幺妹乖不乖?陪着妈妈等小弟弟生。”外婆扭过身子想抱我,双手架在我的腰上,好一阵没响动,手又放下去了。

“幺妹胖了,阿婆都抱不动了。来,坐我腿上。”我又坐到外婆腿上,抚摸着外婆手指上的金戒指。金戒指外圈是黄的,转一转,里面那一圈已经变黑了,像墙上斑驳脱落的旧报纸。

“幺妹换一条腿坐。”外婆摸摸我的辫子,把另一条腿伸出来。

“让阿婆休息一下,和妈妈去杀甲鱼。”母亲唤着我。

“你是最需要休息的,我去搞饭。”外婆抢先站起来,拎着塑料桶往厨房里走,我跟在外婆屁股后面,我想看那只甲鱼。

甲鱼和鸡炖在一起,我分不清哪块肉是甲鱼,哪块肉是鸡。外婆把甲鱼壳洗干净给我,它载着我的水仙花在塑料桶里漂来漂去。

“你这几个月少做事,多进补,我喊了隔壁牛嫂子给你做三餐。我当年就是吃得少,干得多,才生得你这个小丫头。生你哥哥的时候可以一个人吃两只鸡!”外婆吸吮着鸡脚,把最后一只鸡腿夹到母亲碗里。

“我晓得了妈,我天天养着。”母亲摆弄着碗里的鸡腿说。

“等你生了这个儿子,老王家的那一套祖屋就是你的了。我听居委会的人说,那一片都拆了要修路。”外婆眯着眼笑着。

“万一这一个又是妹仔,那就……”

“呸呸呸……说些晦气话,我请了仙人给你看过,这一胎保准是儿子。我把求的符压在了你的枕头下,保证母子平安。”外婆埋头在高压锅里给母亲找鸡肉,说话声闷闷的,像是从外太空传来的。母亲碗里的肉堆积着,黄色的鸡油凝固在碗边。

“生完这一个胖小子就再不生了,不生了,我妹仔也受累了。”外婆望着母亲浮肿的脸,皱起的眼皮突突地跳动着。

外婆住了三个晚上。临走前,把午饭和晚饭一起做好了。傍晚,我替母亲去喂鸡。揭开米缸的盖子,看到里面插着几张红票子。我数了数,有六张,像拿扑克牌一样码在手掌里,成了一把红色的小扇子。我高兴极了,跳着跑向房里:“妈,米里长钱啦,米里长钱啦!”我把“红扇子”递给母亲,母亲并没有像我这么开心,她甚至都没有笑,只是背过身去,用手抹着眼睛。

母亲听了外婆的话,不常下床走动,三餐都是黑姥姥做了送来。黑姥姥做饭不好吃,有时只窝个荷包蛋盖在白米饭上,母亲的碗里则窝了两个。猪槽子旁边的菜地里是黑姥姥栽的大蒜,上面盖了很多鸡蛋壳。母亲说鸡蛋壳好做肥料,我去拾捡了一只,塞进装水仙的瓶子里。水仙花苍绿的叶尖上有点泛黄,快开花了吧,我是这样想的。

黑姥姥在院里给我生一盆炭火,我在火上烤橘子皮。橘子皮烤得焦黑,用木棍串起来当烧烤。我一串,母亲两串,弟弟一串。把木棍一头也烤黑,就可以在地上写字。我在地上写“人”“好”“大”。我不会写“弟弟”这两个字,学前班老师没有教。母亲连日在床上躺着,有时会坐起来望着窗外的我。她肿胀得发白的脸耷拉下来,仿佛和肩膀连在一起,像老师摆在橱窗里的俄罗斯套娃。母亲望着天,不知是在看云还是在看雀儿。

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直到有一天,父亲来了。母亲的脸从窗户后面消失,她趿着不合脚的棉拖鞋出了堂屋。父亲把我抱起,胡楂刺在我的脸上,痒得我咯吱咯吱地笑。

“我趁周末跑出来的,明儿个就得走。”父亲把我放下,从背包里拿出好些零食和一本小人书。

“幺妹今晚和侧房姥姥睡好不好?”母亲倚着墙,柔柔地看着我。

“我不要,我要和爸爸妈妈睡。”我害怕黑姥姥,她的房间会吃人。

“那幺妹在院里帮妈熬药,我和爸爸在屋里讲话,不要让别人进来。”父亲搀着母亲,其实是搀着她的大肚子,好像两人合力抱着一个大圆玻璃坛子,小心翼翼地进了屋。

我看小人书看得入迷,陶罐里的药呼噜泡冒到地上,我才反应过来,朝里屋喊着。母亲不应我,我又大喊了一声,仍没听到回音。我丢下小人书往堂屋里跑,看到两块房板紧密地合在一起,挡住了我的去路。我抠着房门上的铁扣子,铁扣子镶在潮湿的门板里,摆弄几下就松脱下来,露出了一个小洞。我想把手伸进洞里去,可奈何只能进去两根手指。我凑上去往洞里看,房间里没有人,床上的被子胀鼓鼓的,露出了四条腿。“妈,药好了。”我用嘴对着小洞喊叫,里面终于传来了回音。

整个傍晚,母亲都靠在父亲肩膀上,像一袋泄了气的面粉。父亲则是一根没削皮的甘蔗,一只手撑着床,一只手揽着母亲的肩。

“我的肚子又闹动静了,都怪你。”母亲嗔怪地撇撇嘴,往父亲那挪了挪。

“那是我家小子好动,长大以后身体好。”父亲把脑袋趴在母亲肚子上,用胡子摩擦着母亲的肚皮。

“楼下科室老王介绍的羊奶粉,我去给你冲一杯。这个有营养,是吧儿子,你喝了乖乖长大。”父亲又对着母亲的肚皮说话了。父亲用陶瓷缸子冲了满满一缸羊奶,母亲喝不了。父亲转身把缸子递给我:“幺妹喝,喝了明年一年级考一百分!”羊奶可真香,我舔着陶瓷缸子的边边,趁他们不注意,把最后一口倒进了水仙花的瓶子里:“喝吧,这个有营养,喝了乖乖长大。”

“这快足月了,你什么时候接我去医院?”母亲抚摸着肚子说。

“可不敢去医院,现在抓得太紧了。”父亲赶忙压低声音道。

“那不去医院,在哪里生?”

“妈都给你安排好了,牛嫂以前是村子里的接生婆。我这一辈好些人都是她接生的。”父亲安抚道。

“她能行?”母亲想起牛嫂平日里寡言的模样,不由得皱起眉头。

“妈说了,你怀的这个小子是青龙星转世,这青龙星就是要在竹林里待满这些天才能出来。”父亲严肃地说着:“再说,这大胖小子生下来,大哥大嫂也不会揪着那房本不放。”

母亲撑起身子来还想说什么,望了望父亲的脸,又坐下去。她摸着自己的肚子,微微笑起来。

父亲坐着三轮走了,母亲托着肚子站在院门口朝着远处挥手。她的脚肿得像胖萝卜,棉拖鞋只能勉强塞进半个脚掌。父亲的身影看不见了,母亲便回了房。

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青春文学作品,青春文学奖获奖作品

樟树叶扑簌簌落了一地,只剩个光杆杆杵在院门口。我的水仙叶子也黄了半截,往下垂着。我想让水仙挺拔起来,我得去问问母亲。我抱着水仙往里屋走,没瞧见门槛上的绊,闷声栽倒在地上。水仙花甩脱出去,花球滚到了床底下。我顾不上痛,忙爬起来,一抬头便看见母亲在痛苦地呻吟着。“哎哟、哎哟……幺妹,去喊牛姥姥。”母亲的手紧抓着床单,肿胀的脸扭曲着。

我边跑边喊,黑姥姥应声出了门。她不紧不慢地走动,喉咙里又发出“喝喝”的声音。

“牛嫂子,我怕是要生了。”母亲大喘一口气,额头上的头发被汗浸成一缕一缕的。

“还没到日子,明天日子好。挨过这一晚再说。”黑姥姥沉着脸,翻开母亲的被子看看,又盖起来。

“我快痛死了,坚持不了了。”母亲声音弱了下去,汗水和着泪从脸颊滑落。

黑姥姥不言语,依旧沉着脸。

“妈,我给爸爸打电话,他来接我们回家。”我握着母亲的手,急切地看着她。

“接回去了就是凶煞!克死你男人一家嘞!”黑姥姥的脸开始变形,干瘪的嘴唇奇怪地张合着,眉毛上的那颗痣闪着黑光。

我往母亲床头缩着,不敢再看黑姥姥。母亲拍拍我的手:“幺妹乖,你先睡,明天起来看弟弟。”

我记得父亲的电话,137开头,剩下的记不清了。我伸着脖子想问母亲,母亲却转过头去,把呜咽埋在绣花枕头里。

我趴在床头睡着了,梦见和弟弟一起上学,穿着粉色的蕾丝罩衫,睡在新房间里。摆在阳台上的水仙开得茂盛,暗红色的花,鲜艳得很。

特别声明(本站非电商站,不做网上交易):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,如有不妥之处,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20330486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hjjp.com/n/834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