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受持续强降雨影响,河南省新乡市与鹤壁市陆续出现灾情,共产主义渠牧野大桥段与卫河彭村段河堤先后出现决口,救援人员紧急封堵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,恰卡网带你了解更多相关信息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7月24日,河南新乡市卫辉市牧野大桥段共产主义渠,救援队伍在紧急封堵决口。 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

受持续强降雨影响,河南省新乡市与鹤壁市陆续出现灾情,共产主义渠(下称:共渠)牧野大桥段与卫河彭村段河堤先后出现决口,救援人员紧急封堵。

连日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辗转于共渠和卫河边的新乡卫辉市顿坊店乡前稻香村、鹤壁市浚县新镇镇等地,试图记录解放军战士、武警、消防、中国安能等救援力量转移安置受灾群众、封堵决口,保卫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过程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7月23日,受灾的前稻香村。 航拍图

和郑州“不相上下”的暴雨

当郑州下起那场已致51人遇难(数据截至7月23日12时)的暴雨时,新乡卫辉市顿坊店乡前稻香村59岁村民司更亮还没有意识到,强雨带北移,也会让他被迫转移。

前稻香村位于郑州市东北方向约100公里,并行的共渠和卫河就在该村的东南边。司更亮家里有6亩地,基本全种着玉米。如果没有这场雨,再等两个多月,司更亮就将迎来一场丰收。

据新乡市气象局局长申安喜介绍,7月17日8时至22日6时,该市出现特大暴雨,最大降水量高达907mm,全市175个站点中700mm以上的有14个站点,600-700mm有26个站点,最大1小时雨强为149.9mm,最大两小时雨强为267.4mm。“本次降水过程是我市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强极端降水过程。”

申安喜说,与郑州市相比,该市此次降水过程在最大降水总量、最大小时雨强、最大两小时雨强、最强时段降水总量等维度上均与郑州相当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位于该村村口的前稻香村第二卫生室被淹。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,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

形势严峻!

7月19日下午,新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(下称:新乡市防汛办)已决定启动防汛IV级应急响应,又分别于20日深夜、21日上午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、Ⅰ级。

7月21日中午,共渠获嘉段出现多处暗流,获嘉县公安局立即投入110名警力直接奔赴共产主义渠加固堤坝、封堵缺口,以消除溃堤风险。

据河南日报客户端7月22日报道,共渠卫辉市顿坊店乡牛场桥河段,因连降暴雨,周边村庄部分群众被困。当日上午,河南省委副书记、省长王凯和国家应急部副部长周学文一道来到现场,深入灾区视察情况,并就地研判险情、组织指挥。当地党委政府、解放军、武警和地方救援力量,展开有序救援。

同日,新乡市防汛办发布《关于做好沿线群众转移工作的紧急通知》称,受持续强降雨影响,共渠合河站水位已超保证水位并持续上涨。目前水位已超过凤泉湖引黄调蓄出水口工程围堰顶部。22日17时40分,共渠洪水漫溢进入卫河,洪水顺卫河下泄。截至记者发稿前,新乡当地官方尚未发布有关该处区域固堤截流是否完成的消息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23日,迟迟未撤离的司更亮站在自家门口。

副乡长:这三个村子被淹,着实有些出乎意料

司更亮所在的卫辉市顿坊店乡,其21个行政村全在新乡市防汛办要求的“紧急转移”的村庄之列。

王蕾说,由于该乡处于蓄滞洪区,6个重点防范洪水的村子都是靠着共渠和卫河边上的,分别为黄土岗村、闫屯村、上马营村、关屯村、下马营村、牛场村。包括这6个村在内的大部分村子,由于受到足够重视,加上村干部组织得力,绝大部分村民都提前进行了转移。

顿坊店乡副乡长王蕾告诉澎湃新闻,“我们乡21个行政村全部被淹了。以前前稻香村、后稻香村和清水河村从来都没有淹过。”这三个村子被淹,着实有些出乎意料。

这场雨的强度实在太大。“21号夜里,雨一直下一直下,不到一个小时,水位上升得很高很高。虽然我们乡、村两级干部都在连夜组织转移,但是洪水把牛场桥淹了。”王蕾说,当时,在顿坊店乡救援力量非常有限,民间的救援队只有蓝天、斑马、神鹰救援队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第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战士转移受灾群众。

王蕾回忆,民间救援队的第一艘船出发后两个小时才搜救出一个人,搜救难度大且效率低。想着三四千村民无法快速安全转移,王蕾心急火燎。

很快,解放军、武警部队官兵和安能集团的救援人员来了。22日,第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接到上级命令,出动306名官兵、60艘冲锋舟和8艘橡皮艇奔赴顿坊店乡开展救援,转移被困群众。

此外,当天凌晨,第83集团军某勤务支援旅派出300余名官兵分别在共渠与卫河的交界处、东孟姜女河两地开展抗洪抢险工作。

“他们一来,效率就高太多了,今天(23日)中午,绝大部分受困群众都已安全转移。”23日下午,王蕾与解放军战士乘坐冲锋舟前往前稻香村、后稻香村和清水河村,又搜寻救援出9人。

王蕾上堤后,找了一处相对干净的斜草坡坐下来,脱下胶鞋,往外哗哗倒水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顿坊店乡副乡长王蕾在倒胶鞋里的水。

最后一批转移的村民

为确保所有村民转移安置,23日14时30分许,第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派出冲锋舟,再一次进村搜寻。彼时,整个顿坊店乡已成“一片泽国”,不少较低矮的树木已被水淹得只露出些许尖尖。前稻香村村口的第二卫生室和幼儿园的大门和围墙(围栏),只差约半米就被全部淹没。

顺着进村主路继续往前行进时,战士们突然看到两名儿童站在位于主路左侧约30米处的一农户家门口,于是紧急掉头前往营救。出主路后,站在船头的战士跳下齐腰深的水中,拉着冲锋舟往前进。

走近一看,没撤离的远不止这两个儿童,还有司更亮及其老伴,一个瘫痪在床的老人。

转移很急迫。战士们向司更亮询问老人的身体情况并与其沟通后,合力将老人抬到冲锋舟上,战士们还让司更亮找来一把伞,为老人遮阳。

司更亮说,水涨上来的时候,村干部挨家挨户来通知撤离。但由于家里老人瘫痪在床,无法转移,他和老伴也只好留下。儿子和儿媳都在外面打工,这样一来,孙子也没法走,索性一家人都留下来了。田江熙家住司更亮家对门,田江熙的老伴瘫痪,两人也没走。“我们两家都没走,留下来彼此有个照应。”

司更亮介绍,他所在村子之前并没有被淹过,也没想到这次的水这么大,还好他家所处的位置高一些,水只涨至家门口,并没有淹进屋子里。他告诉澎湃新闻,村子里最深的水有两米多深。

司更亮对他家的6亩玉米地惋惜不已。他说,前期买种子、化肥的钱都出了,就等着收成卖钱了。水一淹,损失惨重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7月24日上午,卫河决口处。

司更亮说,水涨起来的这几天,还可以用天然气做饭,用水也没有问题。后来,村里停电,手机信号也变得很差,儿子给他打电话,断断续续说几句信号就断了。村干部发动亲戚给他做工作,劝他搬离,直到23日下午,他才开始收拾准备搬走要带的东西。

临走时,司更亮拿出半箱方便面,准备给田江熙送去。一名战士说:“你这是在帮他们还是在害他们?(他们不走)后面水涨上来了怎么办?”听战士这么一说,司更亮打开门锁,又将方便面放回屋子里。

在另外一名战士的耐心劝说下,田江熙一家和司更亮一家分别乘坐两艘冲锋舟撤离至安全地带。至此,前稻香村最后一批村民成功转移。

据了解,第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共安全转移顿坊店乡受灾村民2000余人。完成在顿坊店乡的救灾任务后,该旅又马不停蹄地前往鹤壁市浚县新镇镇紧急支援。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中国安能集团连夜封堵决口。 中国安能集团 供图

投下卡车和公交车进行封堵决堤口

澎湃新闻了解到,7月22日19时,鹤壁市浚县卫河新镇桥至彭村段河堤决口,接到出动命令后,第83集团军某空中突击旅紧急出动300余人、车辆12台次、各类器材200余件、皮划艇2艘,连夜决战。他们先后完成下河打桩、皮划艇救援、沙袋加固等任务。23日凌晨1时40分,中部战区陆军某直属旅300余名官兵接上级命令,抵达任务地域展开防汛作业,封堵决口加固堤坝,转移受灾群众。

新镇镇党委委员戴路人介绍,该镇有6个村位于蓄滞洪区,洪水来临前,该镇已将这6个村的村民全部转移至非蓄滞洪区。没想到的是,22号晚,卫河新镇桥至彭村段河堤决口,导致地处非蓄滞洪区的彭村等村出现险情,在县里的指示下,包括他在内的仅6名政府工作人员先将受灾群众从一楼转移至二楼及以上的安全位置。由于决口未被堵住,又将受灾群众转移至位于县城附近的安置点。

另据新镇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,在解放军、武警官兵、消防、民间救援力量的共同努力下,该镇受灾群众已全部转移至浚县科达学校等安全场所进行安置。

尽管受灾群众已全部被转移至安全地带,但决口一时堵不住,下游的险情就依然存在。而封堵该处决口难度极大。澎湃新闻获悉,数量卡车被沉入决口处进行封堵。武警河南总队鹤壁支队官兵填装沙袋,再将沙袋装至铁笼内,由铲车运送至决堤口下沉。

23日上午,澎湃新闻在决堤现场看到,当时该缺口已扩大至约40米。

中国安能集团安全总监王永平说:“土堤十分松软,右岸完全被淹没,运料车无法到达,原来专家组制定的双向进占方案只好改为从左岸单向进占,这就大大增加了进占难度。”

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

7月24日,鹤壁市浚县一村民在路边“放”猪,一旁的玉米地已被水淹。

据中国安能集团工作人员介绍,在新乡转移被困群众时立下头功、被称作“救援航母”的应急动力舟桥再次出现在该处决口封堵现场。现场道路狭窄,挖掘机、推土机等大型装备无法抵达决口处。中国安能集团的队员们将河中舟与岸边舟展开连接,开辟水上运输通道,在第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官兵的配合下,用动力舟桥将装备运送至现场,大大加快了封堵作业效率。转运完大型装备,动力舟桥又出动执行运载钢筋石笼任务。钢筋石笼装满后,由动力舟桥运载至决口处进行抛填,极大提高了决口封堵速度。截至24日16时,救援力量已抛填土石方2200余方,封堵决口25米,口宽剩余15米。

“5米、4米…”,眼看就要合龙实,对岸再次发生垮塌,已经缩小的龙口一次次被强劲的水流冲开,刚卸载的填满石块的钢筋笼,一入水就被冲刷到几米外。“从来没见过难度这么大的封堵!”曾参加过湖北黄梅考田河、老观湖决口封堵的中国安能推土机操作手蔡向峰说。

“现在最大的难题是右岸不断垮塌,左岸进占越快,龙口越窄水流速越大,右岸就垮塌得越快。”右岸指挥员、中国安能唐山救援基地指挥长刘其森一脸疲惫。25日凌晨1点,龙口一度只剩下4米多,随着右岸裹头不停垮塌,截至6时,龙口仍有4米宽。

为处理流速冲刷决口影响进度的问题,救援人员现场就地取材,用挖掘机将二十余颗大树、公交车等推入放置决口处,缓减水流速度。另一方面,采用三层钢筋笼、将12个1立方钢筋笼一起串起来的办法进行护角。

新的问题随之而来,由于前期封堵使用了大量的石块,优质的大块石料不好找,石料供应成了问题。目前,政府在组织力量组织增援石块。

截至发稿前,原本估计连夜可封堵的决口尚未完全封堵。

(原标题《直击卫河沿岸救灾现场:转移最后的村民和封堵退而不合的决口》)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20330486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hjjp.com/n/3947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