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离14天费用谁承担(疫情期间隔离要收费吗)

近段时间国内的疫情逐渐严峻,多地也是出现了本土病例,因此很多密接者也就会要进行隔离观察,那么大家就比较关心隔离14天费用谁承担,疫情期间隔离要收费吗,那么接下来大家就随久久派小编一起了解看看~隔离14天费用谁承担在此前官方发布最新通知,并且明确指出当中的问题,比如对集中硬隔离人员隔离期间发生的住宿费和餐费,由实施强制隔离地政府承担,但具体是怎么样的,还要以

近段时间国内的疫情逐渐严峻,多地也是出现了本土病例,因此很多密接者也就会要进行隔离观察,那么大家就比较关心隔离14天费用谁承担,疫情期间隔离要收费吗,那么接下来大家就随久久派小编一起了解看看~

隔离14天费用谁承担(疫情期间隔离要收费吗)

隔离14天费用谁承担

在此前官方发布最新通知,并且明确指出当中的问题,比如对集中硬隔离人员隔离期间发生的住宿费和餐费,由实施强制隔离地政府承担,但具体是怎么样的,还要以当地政策为准。

另外,对集中硬隔离人员隔离期间发生的与疫情防控无关的其他费用,由被隔离人员个人承担。如今南京隔离14天时间的费用,或许是需要自己去承担的,这点你可以去咨询一下。

因疫情防控被强制隔离该不该收费?

解决这一争议,需要考虑三个层次的问题:一是合法性,即政府收费有无法律依据?二是合理性,即在依据不明的前提下,政府收费是否合理?三是可操作性,即如果需要收费,具体标准该如何确定?

对于确诊新冠肺炎的病人,治疗费用由国家承担,这一政策基本没有争议。于私是减轻病人负担,于公则是避免\”看不起病\”的感染者游离在外传染他人。

近来颇有争议的是,如果因疫情防控需要被强制隔离,住宿及生活费用该由谁承担?天下毕竟没有白吃的午餐,接纳隔离人员的宾馆一定会收费,一日三餐也不可能完全依赖捐赠。在政府、个人和第三方之间,如何分担隔离成本才是最佳选项?

解决这一争议,需要考虑三个层次的问题:一是合法性,即政府收费有无法律依据?二是合理性,即在依据不明的前提下,政府收费是否合理?三是可操作性,即如果需要收费,具体标准该如何确定?

隔离14天费用谁承担(疫情期间隔离要收费吗)

政府向被隔离人员收费合法吗?

《传染病防治法》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:\”……政府应当对被隔离人员提供生活保障\”。单看这一款,政府似有义务兜底隔离费用;但如果加上第一款,就知道这一条仅针对\”已经发生甲类传染病病例的场所或者该场所内的特定区域的人员\”,并不包括外来人员。换句话说,若因本地发生疫情被就地隔离,食宿费用应由政府承担;但若因来自外地疫区需要隔离,《传染病防治法》并未对费用问题予以明确。

市场经济的原则是\”谁受益谁付费\”。即使隔离本地人员,消耗隔离场所食宿资源的也是被隔离人,为何要由政府买单呢?

原因之一,\”谁受益谁付费\”的前提是契约自由,即买家对于买不买、买什么和买多少有自由选择权,卖家不能强迫交易。对本地人员的隔离恰恰具有强制性,是否隔离、何处隔离和食宿标准这些合同要素,都不由被隔离者选择。如果隔离要收费,既是\”霸王合同\”,又是\”强迫交易\”,显然不符合市场原则。

原因之二,防疫隔离除了吃住与付费的对价关系,本质上也是政府暂时\”征用\”高风险人员的人身自由。\”征用\”是一种强制购买,为了公共安全,被隔离人员有义务让渡短时间的自由,但也有权利获得合理补偿。鉴于补偿费用是\”羊毛出在羊身上\”,兼之对自由的\”征用\”只需要相对人不作为,而不必像医务人员那样积极冲锋陷阵,所以补偿顶多是象征性的,但至少不应让被隔离人员自掏腰包——正如不可能让医生自己买药上前线。

原因之三,如果要求被隔离者付费,可能引发何种社会效果呢?首先是一部分应当隔离的人员可能会想方设法逃避隔离,结果自然是危及公共安全。一旦出现\”漏网之鱼\”导致疫情扩散,即便仅仅算经济账,也一定是因小失大。其次是不排除部分地方官员与隔离场所勾结,随意扩大隔离范围、提高收费标准,把防疫做成生意,结果难免是助长腐败。正是因此,综合权衡免费隔离的直接成本和收费隔离的潜在损失,对于没有选择权的本地人员,地方政府应当实施免费隔离。

问题在于,相比身不由己的本地人员,部分外来人员似乎有充分的自由去选择是否隔离、何处隔离。比如近日因欧美疫情爆发,大量旅客回流中国,给京沪等门户口岸造成极大的隔离压力。严格说来,这些旅客明知入境就要隔离,似乎可以选择是否回国,也可以选择从何处入关。既然《传染病防治法》并未对这类人员的隔离费用作出规定,各地政府应当如何取舍呢?

隔离14天费用谁承担(疫情期间隔离要收费吗)

疫情期间隔离收费标准

对于法律上没有明确的外来人员的隔离费用,在满足严格条件的前提下,地方政府要求一些被隔离人员自行负担,似乎也算合情合理。鉴于隔离措施本质上是一种行政强制行为,基于普遍的行政法治原则尤其是比例原则,隔离收费应当满足两个标准:

一是隔离地点必须满足必要的质量标准,包括安全保障、饮食营养、活动空间、资讯传输和医疗支持等。简而言之,隔离不是坐牢,隔离措施应当仅以控制潜在的疫情扩散为上限,不得不当降低被隔离人员的正常生活水平。

二是收费仅以覆盖成本为限,不宜\”发疫情财\”。毕竟,考虑到\”拒疫情于辖区之外\”的动机和逐利天性,一些地方政府难免有高价收费的冲动。但公权不应成为赚钱的工具,更不能沦为\”敲竹棒\”的打手,否则将是对其合法性的极大冲击。

简而言之,疫情期间的适度人员流动和强制隔离,于公于私都属必要。对于隔离外来人员的收费问题,简单的判断标准应该是:非自愿选择者不收费、有功于大局者不收费、可能漏网者不收费、质次价高时不收费。

唯有如此,才能在护卫抗疫大局的前提下,利用市场规则实现相对公平的社会效果。建议在\”一盘棋\”的思路下,以上述准则为参考,综合协调各地隔离收费政策,避免地方各自为政、以邻为壑甚至\”把抗疫当生意\”的乱象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5579166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hjjp.com/n/10269.html

(0)
上一篇 2021-08-05 23:24:42
下一篇 2021-08-05 23:24:44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